編劇權益聯盟再發文狙擊 指天下一…

編劇權益聯盟再發文狙擊 指天下一律師信︰胡亂演繹金馬創投條文

「香港編劇權益聯盟」日前(23日)於社交媒體專頁發表「《紙皮婆婆》不公真相要求古天樂直接對話」一文,指控製作公司天下一就處理編劇費、編劇合約及「金馬創投百萬首獎」的獎金分配上涉及嚴重不公,聯盟就此要求與古天樂直接對話,以解決事宜。

昨日(24日)天下一則同樣於社交媒體專頁上,公開一封律師信內容,澄清早已向任俠發放有關的編劇費用,並清楚列明「金馬創投百萬首獎」獎金分配細節的意向,最後亦要求對方(香港編劇權益聯盟)就日前發文引發的惡意虛假陳述及誹謗言論進行公開道歉。

今日(25日)香港編劇權益聯盟(下稱「聯盟」)再次於社交媒體上發表〈天下一監製互相包庇 律師信繼續迴避指控〉文章,提出一項質詢、一項指控及一項要求,聯盟更公開四張與天下一總監廖婉虹女士的群組對話內容,又包括金馬創投與天下一之間的拍攝協議書(部分)、金馬創投分別與任俠及聯盟的電郵。

聯盟於文章中首先指出:「獲得「百萬首獎」的劇本大綱是由任俠主筆,不論在金馬創投的得獎名單上,抑或在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的劇本登記上均有任俠署名。天下一清清楚楚知道任俠是本片的主要編劇,但在制訂編劇合約時卻刻意不把任俠列在合約之內,甚至拒絕任俠查詢合約內容,天下一能否解釋為何有如此決定?」

而聯盟亦就拖薪三年,質疑天下一「與【本行委託人】(天下一)無涉?」的態度,並提出四項質疑:「天下一或者貴為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的古天樂先生究竟是如何理解今次有編劇開工超過三年,卻要經連番追討才可以獲得應有的編劇費一事?究竟責任屬於監製還是公司管理層?當中是否涉及程序漏洞,或有人欺騙、誤導編劇或者公司? 貴公司有否作出調查或者檢討,防止同類事情再次發生?」

聯盟指出天下一高層不止一次表明無意繼續展《紙皮婆婆》的項目,並表示:「在2022年5月5日的會議上,聯盟提出分配一半獎金給導演繼續自行發展項目,並以一個象徵性價錢(譬如港幣一千元)讓導演購回劇本,當時雙方亦已就以上兩點達成口頭共識,並由天下一一方開始草擬協議書。」

聯盟續指天下一在會議後出爾反爾:「兩個多月後,天下一一方突然推翻所有共識,提出要分配四份一獎金給一直拒絕露面,當時仍然未全數交還編劇費、曾是任俠老師的舒琪(之前我方從沒反對分配獎金予舒琪,否定其對企劃曾作出的貢獻,而是不解為何天下一仍然獨斷獨行,不在獎金分配比例上事前向任俠作任何徵詢或在會議直接討論?),並要求當時未收足編劇費的任俠以港幣三萬三千七百五十元購回劇本。」指控天下一:「在律師信上指控我們「不斷作出無理要求」,完全是歪曲事實。」並表示會議在雙方知情下有進行錄音。

聯盟曾就「百萬首獎」獎金分配和得獎名銜向金馬創投會議查詢,並得到兩封電郵回覆,電郵指:「……得獎獎金得匯入該企劃的製作公司帳戶,屬於入選團隊共同擁有。」然而天下一高層卻於律師信中就獎金使用權指出:「根據基金會,獎金的處理全由得獎單位即【本行委託人】(天下一)決定。」

另一封金馬創投的電郵則指出:「金馬創投會議秉持鼓勵華語電影製作之宗旨,設立獎金予鼓勵提案團隊,但不干涉團隊內部事宜。……未來《紙皮婆婆》原訂團隊任何一方(製作公司或導演),若繼續開發完成此企劃案,且無論是否更名,皆有權利使用『金馬創投會議百萬首獎得獎作品』名稱。」聯盟則表示「天下一卻在最新的『解決協議書』上仍然要求任俠『不得以2018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作品或類似的標題命名、介紹或推廣(新作);和任俠不得標榜為2018金馬創投百萬首獎項目《紙皮婆婆》編劇或導演。』,逼使任俠放棄百萬首獎名銜,完全漠視創作人的應有權益。」

聯盟亦再次代表任俠提出與古天樂先生對話,查明真相。聯盟公開一封金馬創投與天下一之間的拍攝協議書(部分),指控天下一違反金創投拍攝協議上的第二項第一條「本得獎影片應由任俠導演執導,途中若因故需更換導演,乙方需檢附任俠導導演之中止同意書,並提前30個工作天以書面方式通知甲方(財團法人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聯盟指天下一高層在回應記者時表示該方「主動作出交涉」,但聯盟指:「實情是任俠於2021年11月在參加金馬影展時向金馬創投會議工作人員了解自己的權利後就向天下一高層求助,卻被告知任俠的導演合約因為舒琪的退出已被同時終止。」

聯盟最後指責天下一在聯盟介入下,仍然多次要求將會議延期,聯盟指:「天下一一方多次要求把會議延期,亦常以『公司律師仍在處理文件中』等行政理由拖延討論,原本答應會後一星期內提交的合約,不止一次拖延超過兩個月方能擬好,書面合約上的細節也不斷推翻在會議上的共識,『徵詢過律師意見』的合約更錯字連篇,就連獎金分配金額都可以出錯打漏一個零。這些處事手法都令我們感到被拖延消磨、敷衍推搪,並對協商失去信心。」

聯盟最後代表任俠提出:「明顯,有人涉嫌隱瞞編劇合約和編劇費的細節令編劇權益受損,並且想阻攔任俠與古天樂先生會面,令事件全貌繼續無法理清。這亦是我們要求直接與身兼『天下一電影製作有限公司』老闆和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古天樂先生對話的原因。」並要求:「與古天樂先生直接對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